nba詹姆斯 新浪nba直播 nba球队英文和图标 nbappt模板 腾讯nba无插件直播企鹅 nba直播间雪儿 nba球队英文和图标 nba2k online配置要求 nba得分榜历史最新排名 NBA哈登 nba直播吧无插件直播 nba新闻勇士 nba各球队标志 nba录像回效 nba宣传海报
開發企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典型案例>開發企業
田文華、楊志華與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時間:2016-05-16 點擊次數:

江蘇省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揚民初字第0005號

原告田文華。

原告楊志華。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華剛、周維毅,揚州市江都區宏遠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在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北環路72號。

法定代表人王登武,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健,公司法律事務部員工。

委托代理人駱美玲,上海中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第三人陳德華。

委托代理人石永富,江蘇征遠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田文華、楊志華訴被告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建七局)、第三人陳德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被告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在提交答辯狀期間內對管轄權提出異議,本院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2015)揚民初字第0005-2號裁定,駁回被告對管轄權提出的異議。后被告中建七局提起上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8日作出(2015)蘇民轄終字第00055號民事裁定,駁回中建七局的上訴,維持原裁定。本院于2015年7月13日和同年8月3日組織雙方進行證據交換,并于2015年10月28日和同年11月9日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華剛、周維毅,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張健、駱美玲,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石永富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2010年1月19日,被告特別授權代理人陳德華代表被告與原告簽訂《項目合作協議書》一份,約定被告中標承接中海工業(江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海公司)的302b、302c分段堆場及預舾裝場、2a#、2b#分段翻身及預總組場地、2#塢上游場區外場管網動力管道、給水工程工程項目交由原告承包施工。被告與中海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2#空壓機站建設工程合同》和《2#配電所至3#船塢等電纜溝及電纜敷設工程施工總承包合同》后,將上述三項工程均交由原告施工建設,原告按被告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要求完成施工任務,并交付中海公司竣工驗收合格。該三項工程經上海華夏建設工程造價咨詢有限公司結算審核,造價50624653.47元,剔除電纜溝工程被告甩項部分11362944.46元,被告應付原告工程款39261709.01元,因被告先后收取原告工程保證金4031000元,被告實際應付工程款43292709.01元。2013年4月18日陳德華代表被告公司與原告簽訂結賬清單,被告確認尚欠原告工程款6139725.84元。2013年8月20日,陳德華代表被告向原告出具承諾書,承諾2013年8月31日前先付100萬元,余款于2013年9月30日前結清。但被告未兌現承諾,未能還款。2013年11月16日陳德華代表被告又向原告出具還款承諾書,承諾2013年12月9日還款100萬元,2014年元月15日歸還工程款200萬元。承諾后直至2014年1月29日被告還款28.8萬元,尚欠5851725.84元未付。現原告提起訴訟,請求判令:1、被告支付工程欠款5851725.84元;2、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訴訟期間,原告增加一項訴訟請求,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欠款的利息(以5851725.84元為本金,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從2013年4月18日計算至實際給付之日)。

原告提供了如下證據:

1、被告于2010年1月6日出具的《法定代表人委托代理人委托書》及2010年2月28日的授權委托書復印件,由中海公司蓋章確認,證明陳德華是被告特別授權的委托代理人,陳德華代表被告與中海公司簽訂合同并有權處理與工程有關的一切事實。

2、原告與陳德華于2010年1月19日簽訂的《項目合作協議書》,證明陳德華以被告名義與原告簽訂協議,約定由原告承建被告中標的中海工程。

3、被告與中海公司于2010年4月8日、2010年3月27日、2010年8月22日簽訂的《施工建設承包合同》三份,證明被告中標承建了中海公司的三項建設工程,三份合同均由陳德華以委托代理人身份代表被告與中海簽訂。

4、工程結算審核單三份及驗收材料復印件,原件保存于中海公司,證明總決算價格及工程已驗收合格并交付使用,證明由原告實際完成的工程被告認可,

5、2013年4月18日的結賬清單,證明2013年4月18日經原告與陳德華結算,確認被告欠原告工程款6139725.84元。

6、還款承諾書兩份,證明經原告催要,陳德華對欠原告工程款認可,并承諾償還。

7、賬戶變更函復印件,原件存于中海公司,證明被告對陳德華將工程交付原告施工是認可的,證明原告實際施工,工程款歸原告所有。

8、支學俊、李長森等施工人員的工資表,證明具體施工人員是原告聘用的,工資是原告支付的,證明原告是實際施工人

9、工程款22133003.03元的匯款明細,證明原告與被告存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就本案所涉三項工程,被告支付工程共計22133003.03元。

10、原告用于工程采購的材料及用工合同及付款情況,證明原告為了完成工程實際投入了材料及用工,原告是實際施工人

11、陳德華收取保證金403.1萬元的憑據,證明原告與被告形成了合同關系,陳德華系被告代理人,按照約定必須先繳納保證金,原告按約履行,被告將三項工程先后交與原告施工。

12、工程質量保修書復印件,原件存于中海公司,證明被告的項目經理叫牟清勤,保修聯系人鄭生龍是原告聘請,證明被告明知并認可原告是實際施工人

被告質證認為:對于證據1,委托書是復印件,真實性無法確認。對授權委托書的真實性有異議,對其上的公章申請鑒定,即使是真實的,授權僅針對投標活動。對于證據2,真實性不發表意見,可以證明合同是原告與陳德華簽訂的,權利義務由原告和陳德華履行。對于證據3,真實性無異議,陳德華與中海公司簽訂合同,但不能證明陳德華可以代表公司與原告簽合同。對于證據4,工程結算審核單認可,但不能證明陳德華可以代表被告與原告簽合同。對于證據5,真實性不發表意見,其上沒有被告蓋章,證明被告沒有認可欠款。對于證據6,真實性不發表意見,不能證明被告欠原告款項,承諾書是陳德華個人簽字,且原告知道合同相對方是陳德華。對于證據7,公章內容不清楚,真實性無法確認,且與原告的證明目的無關。對于證據8,支學俊是原告聘請的人,工資都是原告支付,與中建七局無關;簽收單可以證明原告對外也自稱是中建七局,假冒我方的名義。對于證據9,所有已收工程款項中沒有來自中建七局的,說明中建七局與原告無關。對于證據10,無法證明材料用于本案三項工程,且沒有一份正式發票。其中所涉九個勞務承包合同,都是原告所聘請的支學俊以中建七局名義簽訂,中建七局不知情。對于證據11,原告交給陳德華的保證金與被告無關,證明原告承認合同相對方是陳德華而非中建七局。對于證據12,真實性不確認,牟清勤、鄭生龍不是我方的員工。

陳德華質證認為:對于證據1-6,真實性無異議。原告所提供的證據可以證明陳德華是合同主體。關于《法定代表人代理人委托書》,陳德華與原告簽協議時沒有向原告出具,只是原告在產生糾紛后從中海公司復印的。授權委托書只適用于招標過程。陳德華雖出具了承諾,但在稅票沒有出具之前,承諾書無效。對證據7和證據8,真實性無法確認,對于證據9和證據11,陳德華已經與原告達成結賬清單,對賬單上的欠款我方認可,我方已付工程款和收取的保證金已經一并結算。對于證據12,真實性不予認可,陳德華才具有法律意義上實際施工人的身份。

被告中建七局答辯稱:1、中建七局與陳德華是兩個獨立的法律主體,陳德華與原告簽訂項目合作協議以及還款承諾書均是其個人行為,不能代表我公司。2、我公司與原告沒有合同關系,原告應向陳德華主張權利。被告中標三個項目后并非由被告交給原告施工,而是讓陳德華個人承包,被告并未欠付原告工程款,也從未收取原告的工程保證金,亦未向原告出具過還款承諾書或結賬清單。3、原告與陳德華之間構成加工承攬關系,原告只能向陳德華主張權利。4、我方已經將所有工程款按約支付給陳德華,并不存在拖欠工程款的情形,不需要對陳德華的個人行為承擔連帶責任。綜上,其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田文華、楊志華的訴訟請求。

被告中建七局提供了以下證據:

付款明細單和從上海工商局調取的公司檔案,證明中建七局從中海公司收到的工程款已基本付給陳德華,共支付33806208.55元。其中,匯款方譽城公司是中建七局上海分公司負責人作為股東設立,是中建七局的關聯公司,觀云公司與中建七局有合作關系。部分款項的收款方松松管線工程有限公司的股東即陳德華,陜西屹融工貿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負責人也是陳德華。

原告質證認為:對真實性沒有異議,匯款單位共計四家,與被告單位不一致,不能證明該匯款行為系被告行為,且匯款中載明的用途有工程款、貨款以及往來款。

第三人陳德華質證認為:我方確實收到了上述款項。

第三人陳德華答辯稱:我方與被告具有承包關系,后我方將部分工程分包給原告,工程款應由我方給付。陳德華與原告之間互負債務,原告應先向我方交付800萬元增值稅票,由于原告未履行協議才導致本案糾紛產生,責任在原告。關于利息,因原告沒有履行先履行義務,無法確定陳德華應當付款的時間,所以原告主張的利息不應支持。我方愿意支付所欠工程款,但原告應給付800萬增值稅票,同時在6139725.84工程款中扣減28.8萬、15.5萬和30萬的已付款。

陳德華未提供證據。

審理期間,本院到中海公司進行調查,中海公司生產保障部王勇稱,田文華、楊志華所持有的授權委托書、工程竣工驗收資料等確實復印于中海公司檔案室,與原件核對無異,涉案工程確由田文華、楊志華在現場負責,支學俊為項目技術負責人,他們均以中建七局的名義進行施工管理,其不認識牟清勤和鄭生龍。中海公司尚有100萬元工程款未向中建七局支付,未支付的原因是中建七局尚未提供800余萬元的工程建安發票以及64萬元第三方陜西屹融公司應開具的增值稅發票。

原告質證認為: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無異議,證明原告提交法院的相關證據材料是真實合法的,也證明原告是實際施工人,完成了被告中標的三項工程。工程建安發票和增值稅發票與我方無關。

被告質證認為:形式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內容與事實有出入,不能據此認定原告是實際施工人,被調查人認為田文華、楊志華、支學俊都是中建七局的人,是錯誤的。我方從未出具過授權委托書,還是要求對印章進行鑒定。此外,筆錄證實,因原告未能提供相關票據,致使中海公司未支付全部工程款。

第三人質證認為:糾紛的產生是因為原告沒有提供相關的票據,導致陳德華無法決算。授權委托書存放在中海公司檔案室中,糾紛發生后原告才把委托書復印出來,陳德華在與原告簽訂合同時未出示授權委托書,并沒有代表公司。

對原、被告所提供的證據,本院認證如下:原告所提供的證據1中的《法定代表人委托代理人委托書》、證據2至證據12,真實性予以確認。原告所提供證據1中的授權委托書,原件存放于中海公司的工程檔案中,該委托書系中建七局參加招投標所必需,且陳德華依據該委托書與中海公司簽訂合同,中建七局認可該份合同的真實性,據此,本院認為,授權委托書上的公章無需鑒定,對該份證據的真實性予以確認。

經審理查明:

2010年1月,陳德華以中建七局經營部副經理的身份,持中建七局出具的委托書參加中海公司組織的招投標,涉及的工程包括分段堆場及預舾裝場(二)(三)、2a#、2b#分段翻身及預總組場地、2#塢上游場區的管網動力管道及給排、江水管道。委托書載明“代理人在開標、評標、合同談判過程中所簽署的一切文件和處理與之有關的一切事務,我均予以承認”。

2010年1月19日,陳德華(甲方)與田文華、楊志華(乙方)簽訂《項目合作協議書》一份,該協議約定:一、合作模式。甲方以中建七局名義承接中海工業江都生產基地二期管網二標段施工項目,乙方負責承包該項目的施工任務,并承擔工程項目的盈虧。二、甲方的權利義務……4、甲方及其主要代表是名義上施工項目的負責人,并享有施工以外的管理權。三、乙方的權利義務。1、乙方在甲方得到中標通知書的同時支付工程款的10%保證金,以確保工作的順利進行。5、乙方承諾按工程造價的6%支付甲方的服務費,服務費按收到工程款額的同等比例付給。6、乙方承擔工程所有的稅金及費用。工程款以中海工業撥款為準。除陳德華與田文華、楊志華簽字之外,案外人劉峰作為擔保人在合同上簽字。合同簽訂后,田文華、楊志華向陳德華支付保證金403.1萬元。

2010年3月27日,中海公司與中建七局簽訂2#空壓機站建設工程合同,工期自2010年3月27日至2010年7月15日,合同價款為13220000.38元。陳德華作為中建七局的委托代理人在合同落款處簽字。

2010年4月8日,中海公司與中建七局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工程名稱為302b、302c分段堆場及預舾裝場、2a#、2b#分段翻身及預總組場地、2#塢上游場區外場管網動力管道、給水工程。工期自2010年4月8日至2010年7月7日。合同價款為18965385.72元。陳德華作為中建七局的委托代理人在合同落款處簽字。

2010年8月22日,中海公司與中建七局簽訂2#配電所至3#船塢等電纜溝及電纜敷設工程施工總承包合同,工期自2010年8月23日至2010年11月21日,合同價款為18431747.92元。

陳德華以中建七局名義承接上述三項工程后,除2010年8月22日合同中的部分電纜溝工程外,均交由田文華、楊志華施工。支學俊作為田文華、楊志華雇傭的人員,在現場擔任技術負責人,并參與工程竣工驗收及結算審核。2010年12月14日至2011年1月14日,上述三項工程先后驗收合格。2011年11月至2013年1月,經上海華夏建設工程造價咨詢有限公司審計,中海公司與中建七局就上述三項工程先后確認了工程總造價。

關于工程款的支付,中海公司按約向中建七局支付,中建七局向陳德華以及陳德華控制的上海松松管線工程有限公司以及陜西屹融工貿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再由陳德華以個人或以上海松松管線工程有限公司名義或是通過劉峰轉交等方式向田文華、楊志華支付。

2013年4月18日,陳德華以中建七局代表的名義與田文華、楊志華達成結賬清單。該清單中,雙方對應付工程款、已收保證金、管理費、稅金等一并結算,確認中建七局欠田文華、楊志華三項工程款6139725.84元。其中約定稅金按6%計算,以后按實際稅率多退少補。雙方還約定“雙方所提供的增值稅發票,在清款之前必須到位。”陳德華作為中建七局代表簽字,劉峰作為擔保人簽字。

2013年8月20日,陳德華向田文華、楊志華作出承諾,稱在2013年8月31日前先支付工程款100萬元,余款在增值稅發票開完后2013年9月30日前結清,并承諾“如到期不能兌現后果由陳德華自負。”

2013年11月16日,陳德華再次承諾:“在2013年12月9日歸還工程款壹佰萬元整,2014年1月15日歸還工程款貳佰萬元整,不得少于壹佰伍拾萬元。……如沒歸還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另查明:中建七局當庭陳述其與陳德華系工程轉包關系,雙方僅有口頭約定,中建七局在工程款中收取3%的管理費。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中建七局與原告間有無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即陳德華的行為是否為職務行為或構成表見代理?2、中建七局是否應承擔給付工程款的義務?3、如中建七局應支付工程款,付款金額及利息如何確定?

關于爭議焦點一,即被告與原告間有無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

原告認為,陳德華持有被告出具的授權委托書,代表被告參加中海公司三項工程的投標活動,工程中標后陳德華又作為委托代理人與中海公司簽訂合同,據此,原告有理由相信陳德華有代理權。后陳德華代表被告將工程交原告施工,陳德華實施的是代理行為,不是個人行為。現場負責人支學俊為我方聘請,參加工程竣工驗收及審核,被告對支學俊簽字的材料蓋章確認,是對原告作為實際施工人的認可。

被告認為,我方沒有與原告簽訂合同,沒有將工程交原告施工,也從未出具過授權委托書給陳德華,陳德華的行為是個人行為。從結賬清單和承諾書來看,原告明知付款對象是陳德華,陳德華也認可工程款應由其支付。

第三人認為,我的行為是個人行為,并不代表中建七局,中建七局并非合同相對方。

本院認為:陳德華將涉案工程轉包給原告的行為并非職務行為,且不構成表見代理,被告與原告間沒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理由:

1、陳德華借用中建七局的資質承接涉案工程,陳德華與中建七局之間系掛靠關系。陳德華持中建七局出具的委托書參加涉案工程的招投標,并以中建七局代理人的身份與中海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對于發包人中海公司而言,其合同相對方為具有資質的中建七局。但就中建七局與陳德華內部關系而言,陳德華并非中建七局員工,卻主導了涉案工程從投標、訂約、分包直至結算的全過程;而中建七局并未參與施工管理,在收到工程款后僅扣取管理費即轉支給陳德華,上述情形均滿足掛靠的特征,中建七局為出借資質給陳德華的被掛靠人。對該掛靠關系,陳德華在與原告簽訂《項目合作協議書》時,稱“甲方以中建七局名義承接中海工業江都生產基地二期管網二標段施工項目”,其已作自認并已向原告披露。

2、陳德華將工程交由原告施工的行為系其個人行為,且原告并無理由相信陳德華經中建七局授權而轉包以及分包。第一,《項目合作協議書》系陳德華以個人名義與原告簽訂,其中載明“甲方以中建七局名義承接中海工業江都生產基地二期管網二標段施工項目”,因此,原告在合同簽訂之時對于陳德華與中建七局為掛靠關系應系明知。第二,盡管原告以中建七局名義進行施工,原告聘用人員支學俊以中建七局名義參與工程竣工驗收和結算,但因中建七局僅提供資質并收取管理費,原告并無證據證實中建七局認可原告的行為以及認可其與原告間存在合同關系。第三,中建七局從中海公司處收到工程款后向陳德華支付,其后陳德華向原告支付,對此,原告也認可中建七局從未向其直接支付款項。據此,從合同履行來看,陳德華的行為也僅能認定為個人行為。第四,2013年4月18日的結賬清單,為唯一一份陳德華以中建七局名義出具的材料,但其后的承諾書以及付款事實表明,陳德華仍以個人名義在處理工程款支付事宜,其曾明確表示“如到期不能兌現后果由陳德華自負”。綜上,陳德華將工程轉包直至其后結算、付款,均系其個人行為,且陳德華的行為并無代理權之表象,并不構成表見代理。

關于爭議焦點二,即中建七局是否應承擔給付工程款的義務。

原告認為,即便陳德華行為并非職務行為,但被告認可其將工程轉包給陳德華,同時根據本案事實,陳德華與被告實為掛靠或轉包關系,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6條規定,以及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此類案件的意見,被告應對陳德華所欠工程款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被告認為,首先,按照最高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6條,有權對轉包人和違法分包人提起訴訟的是實際施工人實際施工人是無效施工合同承包人,而陳德華與原告是承攬關系,原告不具有實際施工人的身份。其次,我方與陳德華不是掛靠關系。即使構成掛靠,因陳德華借用資質是與中海公司簽訂合同,掛靠事實是相對于中海公司而言,陳德華與原告簽訂合同并不需要資質,原告無權向被掛靠單位主張權利。

第三人認為,付款責任應由我個人承擔。

本院認為:中建七局作為被掛靠單位,基于其出借資質并將工程全部交由陳德華個人承包的事實,對于陳德華的欠付款項。其應當與陳德華承擔連帶責任。理由:

1、原告具有實際施工人的身份。首先,陳德華與原告簽訂的《項目合作協議》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論是中建七局或是陳德華,均未參與施工管理而僅收取了管理費,原告投入資金、材料和勞力實際完成了工程建設并交付,雙方并非普通的承攬合同關系;其次,中建七局出具資質行為違法,不具備施工資質的陳德華擅自將工程轉包的行為同樣違法,陳德華與原告所簽訂的《項目合作協議》應屬無效。再次,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原告作為工程經違法承攬并轉包后的實際完成者,應當為實際施工人

2、中建七局向不具有資質的個人出借資質,系建設工程施工領域的嚴重違法行為。基于工程領域的現狀以及陳德華個人并無能力組織施工的事實,中建七局對于陳德華會將工程轉包應有預見且應當知情。中建七局作為總包單位就工程質量向上對發包人負責,向下應當對陳德華的行為進行管理和制約,而其放任陳德華個人違法轉包,放任原告以中建七局的名義在現場施工,其主觀上具有過錯,客觀上應承擔責任。

3、掛靠與轉包,二者相同之處為一方僅收取管理費而不參與施工管理,因此,對于實際施工人而言,掛靠和轉包在表現形式上具有高度一致性;二者不同之處在于掛靠關系中還有資質出借的事實,因此,掛靠比轉包的危害性更大,從住建部關于建筑工程施工違法行為的相關規定來看,掛靠行為受到的行政處罰比轉包更重。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6條,實際施工人可以向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甚至發包人主張權利。該規定基于無效合同相對性的減弱,目的在于加強對實際施工人權利的保護。因掛靠與轉包在表現形式上具有高度一致性,而掛靠危害性重于轉包,因此,本院認為,按照上述規定,原告可要求中建七局承擔連帶責任。

關于爭議焦點三,即中建七局應給付的工程款及利息如何確定。

原告認為,陳德華主張扣減的款項中,28.8萬元我方已在訴狀中自認并扣減,其余款項陳德華未支付,我方不予認可;稅金已在結算時扣減,且發票的開具與工程款的支付并非對待給付義務,如果原告逃避開票,被告和第三人可以向稅務部門舉報。

被告認為,陳德華與原告如何結算與我方無關,因原告付有先履行義務即開具發票,而至今原告未完全履行,陳德華有權拒絕付款。

第三人認為,首先,除結賬清單中已付款項之外,我方還支付了三筆款項,應予扣減;其次,引起糾紛的關鍵在于原告未開具相應票據,因此,我方享有先履行抗辯權,不應支付剩余工程款。再次,因陳德華未履行開票的義務,我方應付款的時間不能確定,原告主張的利息不應獲得支持。

本院認為,中建七局應向原告支付5851725.84元。理由:

1、根據最高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6條之規定,實際施工人要求總承包人中建七局對陳德華的工程欠款承擔連帶責任的,依法應予支持。中建七局辯稱其已將工程款全部支付給陳德華,因其并非上述法律規定所稱之發包人,其將涉案工程違法交由陳德華承包,并放任陳德華再次轉包給本案原告,其不能主張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承擔責任,其是否已向陳德華支付全部工程款,不影響其對陳德華欠付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

2、關于陳德華的欠款金額。2013年4月18日,陳德華與原告已進行結算,對該結賬清單,陳德華予以認可,但提出應分別扣減28.8萬元、15.5萬元和30萬元三筆款項。其中28.8萬元,原告在訴狀中已認可于2014年1月29日收到。其余兩筆款項,因陳德華和中建七局并無證據證實已實際支付,依法不應扣減。據此,陳德華的欠付款項為5851725.84元。

3、關于中建七局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范圍。2013年4月18日的結算,涵蓋了應付工程款、保證金、已付工程款、代收材料款、管理費、稅金等等,并據此計算出尚欠金額。其中涉及的保證金403.1萬元,為陳德華個人收取。但陳德華收取該保證金,是按照中建七局與中海公司間合同的約定,向中海公司繳納,其性質為履約保證金,且中海公司應于竣工驗收合格后無息退還。因此,保證金是合同得以簽訂和履行的前提。并且,本案工程早于2011年1月14日全部竣工驗收合格,陳德華應在當時退還保證金,因此,陳德華業已支付的款項是工程款還是保證金,本就無法區分。從結賬清單上看,雙方也將6139725.84元表述為欠付工程款。綜上,本院認為,中建七局承擔的連帶清償義務,應以結賬清單所確定的欠付工程款6139725.84元為基礎,扣減28.8萬元后予以確定。

4、關于中建七局與陳德華以發票未開具為由拒付工程款的主張,本院認為,該主張無事實和法律依據。理由:其一,根據結賬清單中的約定,對于原告所購材料,原告確實負有給付增值稅發票的義務,但陳德華并無證據證實欠缺增值稅發票所對應的材料以及金額。其二,按照中建七局與中海公司的約定,相應票據最終應作為工程資料全部移交給發包人中海公司。而據本院向中海公司所作的調查,欠缺票據尚未提供的責任不應由原告承擔:其中的工程建安發票,開具義務主體應為中建七局,且開票的相關稅金已在陳德華與原告結算時扣減,由原告實際承擔;另有64萬元增值稅發票,應由陜西屹融公司開具,因陜西屹融公司上海分公司的負責人即陳德華,該公司未開具發票的責任應由陳德華承擔。其三,涉案工程早已竣工驗收并交付使用,陳德華支付工程款的條件已成就,而相關發票的開具與工程款的支付并非對待給付義務,陳德華以發票未全部開具為由主張先履行抗辯權,依法不能成立。

5、關于利息。陳德華與田文華、楊志華于2013年4月18日就工程款進行結算,此時工程早已竣工驗收且經過造價審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八條之規定,陳德華本應于2013年4月18日之前即應付清全部工程款。因陳德華至今仍欠付工程款,現原告訴請主張自2014年4月18日起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應付利息,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且中建七局對陳德華支付利息的義務同樣承擔連帶責任。

綜上,陳德華欠付田文華、楊志華工程款5851725.84元,中建七局對該欠款及相應利息負有連帶清償責任,現田文華、楊志華僅向中建七局一方主張權利,符合《民法通則》第八十七條關于連帶之債的規定,依法應予支持。中建七局償還債務后,可向陳德華追償。根據《民法通則》第八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田文華、楊志華5851725.84元及相應利息(以5851725.84元為本金,按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從2013年4月18日計算至實際給付之日);

二、被告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在履行債務清償義務后可向第三人陳德華追償。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63862元,由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及副本,上訴于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同時向該院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開戶行:南京市農行江蘇路分理處;賬號:03×××75)。

審 判 長  宦廣堂

審 判 員  黃寶生

代理審判員  李春艷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

書 記 員  陳 列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nba季前赛
nba詹姆斯 新浪nba直播 nba球队英文和图标 nbappt模板 腾讯nba无插件直播企鹅 nba直播间雪儿 nba球队英文和图标 nba2k online配置要求 nba得分榜历史最新排名 NBA哈登 nba直播吧无插件直播 nba新闻勇士 nba各球队标志 nba录像回效 nba宣传海报
欢乐二人雀神怎么玩 重庆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时时彩稳赚20的技巧 捕鱼达人hd下载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 网络赌博龙虎怎么老输 抢庄牌九网站 重庆时时生肖彩